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絕代名師 > 第44章 被嫌棄的學生!

第44章 被嫌棄的學生!

    四周圍觀的人不少,除了老師,還有很多學生。

    “對不起,讓一讓!”

    李子柒擠了進去,等看到坐在臺階上的那個少年,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個少年坐在臺階上,透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氣息,他一邊翻看著手中的書籍,一邊啃著半塊發硬的燒餅,對于四周投過來的注視和指指點點,充耳不聞。

    “這個小子怎么回事?不會是逃奴吧?

    有竊竊私語響起。

    少年的左額頭上,有一個疤痕,能明顯看出來是一個廢物的‘廢’字,看樣子應該是長劍或者匕首之類的利器劃出來的。

    ‘廢’字上,還有幾條凌亂的劃痕,似乎是想破壞掉這個字,也不知道這個少年當時經歷了什么。

    除此之外,他雖然把衣領豎了起來,還戴了一條絲綢圍脖,但還是能夠看到有刺青延伸出來,爬上了左邊大半個臉頰。

    這種刺青,叫靈紋。

    在中九中州,人們把蘊含靈氣的圖案叫做靈紋,靈紋分為很多種,可以呈現出神奇的效果。

    但是吃餅少年脖子上的這些顯然沒有,因為哪怕是孫默這種不懂靈紋術的人都看得出這些靈紋被破壞了,上面被利刃劃過,留下了殘忍又難堪的疤痕。

    “老師,走吧,不是搶天才學生。”

    李子柒拉著孫默準備離開,一個可憐人而已,再被圍觀,就更可憐了。

    鹿芷若害怕的揪住了孫默的衣服,這個少年臉上的疤痕和刺青,讓他看上去猙獰又可怖,就像一條四處獵食的惡犬。

    “稍等!”

    孫默凝視吃餅少年,作為一個老師,他最見不得學生被虐待。

    江冷,十二歲七個月,鍛體境九重。

    看到這個境界,孫默有些吃驚,圣門早就研究過了,十二歲才是開始修行的最佳年齡,要是過早修煉,會損傷本源,就算是天才,哪怕不會毀掉也會影響將來的成就,可是這個少年盡然已經是九重了。

    力量8,你不是力量型選手。

    智力7,雖然不靠腦子吃飯,但是誰要是小瞧你,絕對吃個大虧。

    敏捷8,中規中矩,夠用而已。

    耐力10,你的耐力很恐怖,你可以稱呼自己為鐵人。

    意志1,希望之火正在熄滅,或許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脫。

    ……

    “系統,耐力還能滿值?”

    孫默意外,在他看來,是人就會累,可是按照這個數據,眼前的少年屬于跑不死的那種類型。

    “系統不會出錯。”

    系統強調。

    “意志1,是不是這小子都快崩潰絕望到自殺了?”

    孫默打量了將江冷幾眼,繼續看了下去。

    潛力值,低。

    備注,可惜了,江冷曾經在十歲之前,潛力值為極高。

    備注,目標此時有嚴重的自殺傾向。

    “果然!”

    看到備注,孫默嘆了一口氣,這個少年怕是經歷過非常凄慘的童年,也不知道誰那么狠心,盡然在他的頭上用劍劃了一個‘廢’字。

    “老師?”

    李子柒突然有了很不好的感覺,孫默不會要收他為徒吧?這個‘廢’字少年比起剛才那個叫澹臺語堂的病秧子還不如呢。

    孫默走了過去。

    原本竊竊私語的環境,瞬間安靜了下來,圍觀黨們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孫默。

    “你拜師被拒絕了嗎?”

    孫默開門見山。

    “你什么意思?”

    江冷冷眼盯著孫默,攥著燒餅的手指用力了,于是一些碎渣掉在了臺階上。

    “我想說老師有很多,你不要因為幾次被拒,就放棄了。”

    孫默放低了音量。

    “呵呵!”

    江冷冷笑,他雖然知道自己這幅模樣,拜師很難,可中州學府畢竟是千年名校,不能以常理推斷,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在這里找到欣賞自己的老師,可是自己錯了,別說名師,就是那些資深老師,都不給自己機會。

    “老師!”

    李子柒跟了過來,而鹿芷若左右看了看,也小跑著沖了過來,躲在了孫默背后。

    孫默抓了抓頭發,果然要自殺的少年很難搞呀。

    “你在同情我?”

    江冷用力咬了一口燒餅,盯著孫默,目光如狼。

    “我怕你死!”

    孫默回想起了三年前那個夏日的午后,蟬鳴聲中,一個高二的女生從教學樓上一躍而下,摔成了一灘爛肉。

    “命是我的,你管得著嗎?”

    江冷轉頭,不再搭理孫默。

    “喂,你這是什么態度?”

    李子柒不爽了,老師明明是在擔心你好么。

    “汪!”

    鹿芷若露出頭,朝著江冷叫了一聲。

    江冷露出了一個獰笑,盯著李子柒:“信不信我咬死你?”

    李子柒還好,鹿芷若直接嚇的縮回了孫默背后。

    “走吧!”

    孫默搖頭,他不能讓兩個學生受傷,自己站出來勸江冷一句,已經算仁至義盡了,他不聽,那是他的事。

    “老師,這家伙肯定被拒絕的多了,心理變態。”

    李子柒嘀咕。

    “嗯!嗯!”

    鹿芷若連忙點頭。

    “叮,任務發布,請在招生大會結束前,讓江冷拜你為師,獎勵青銅寶箱一只,任務失敗,會給與懲罰!”

    系統提示聲響起。

    “干梨娘,系統,你算計我!”

    孫默不爽到爆炸,他只是出于老師的職責,才勸了江冷一句,可沒打算收他為徒呀。

    這種性格別扭的學生,最讓人煩了。

    “身為名師,必須能夠應付各種挑戰,這是系統給予你的磨礪,請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吧!。”

    系統解釋。

    “失敗了會有什么懲罰?”

    孫默心中有一百句媽賣批,想要送給系統。

    “相信我,你絕對不想聽的。”系統很委婉的表示了懲罰的嚴厲:“那會成為你一生的噩夢。”

    “系統不會能檢測到我的內心想法吧?話說這個絕代名師系統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偏偏選中了我?”

    孫默的腦海里,瞬間涌出了一大串的問題。

    “這家伙真不知好歹!”

    “保安為什么要讓這種人進來呀?太可怕了!”

    “他這身傷,不會是因為小時候干壞事,被打出來的吧?”

    學生們議論紛紛,江冷的惡劣態度,讓大家更認定他是一個壞學生。

    “怎么回事?”

    廉正是年級主任,看到這邊有人圍觀,自然要過來巡視,確認不會有騷亂沖突發生。

    “廉師。”

    老師們趕緊問安。

    江冷看到廉正身上穿著白色長袍,在袖口和領口繡著一道金邊,他的眼睛立刻一亮,這是一位一星名師,于是他起身走了過來。

    “廉老師,您好!”

    江冷露出了一個笑臉,可是因為疤痕的存在,讓他的表情有些嚇人。

    “嗯。”

    廉正掃了江冷一眼,就不再關注了。

    江冷察覺到了廉正的冷漠,但是他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于是跪了下來,磕了一個頭:“廉師,我想拜您為師!”

    嘩!

    四周嘩然聲四起,圍觀的學生們江冷,目瞪口呆。

    這個新生的臉皮也太厚了吧?看廉正的制服,是尊貴的一星名師,你竟然就這么隨隨便便的跪了下來拜師?

    這簡直是侮辱!

    學生們覺得江冷可能不會成功,但還是擔心,有一種自家大米被偷吃的感覺,畢竟自己都沒膽量去拜名師為師,你一個丑鬼憑什么?

    “少年,你不符合我的收徒標準。”

    廉正連猶豫一下都沒有,直接拒絕。

    先不說江冷頭上那個‘廢’字,非常影響形象,讓廉政不喜,就是江冷那半臉的靈紋,就注定了廉正不可能要他。

    有少部分修煉者為了提升戰斗力,會選擇將靈紋紋在身上,但那都是成年后的選擇。

    因為靈紋紋在身上后,是個不可逆的過程,帶來的風險就是一旦靈紋破損,它殘存的靈氣會干擾體內靈氣的運行,導致修煉的速度更慢,要是嚴重的,境界都會停滯不前。

    江冷最多十三、四歲,已經紋了靈紋,而且還破損掉了,他就算曾經是個天才,也廢了。

    這種注定沒有前途的學生,廉正要了干什么?就算是倒馬桶洗腳,都輪不到江冷。

    江冷望著廉正,他的眼神,猶如一團清晨的篝火,逐漸熄滅了,雖然已經猜到了這個回答,但是被這么干脆的拒絕,還是讓他很受傷。

    “哈哈,活該!”

    “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樣,真是不自量力呀!”

    “名師收徒,怎么可能草率?”

    學生們議論紛紛,看到江冷被拒絕,都覺得自己的大米保住了,沒有被這個家伙偷走。

    孫默搖了搖頭,廉正拒絕的太快了,根本沒考慮學生的心情,不過那么多學生求著拜師,想來廉正也顧不上在乎一個自己完全看不上的學生。

    “怎么?你搖頭,是對我有意見?”

    廉正轉頭,看向了孫默,就是這個沒自知之明的家伙,搶了軒轅破,搶了李子柒。

    “這是個暴躁老哥嗎?”

    孫默以為廉正只是脾氣不好,不過等看到這家伙看著自己的眼睛,滿是厭惡和嫌棄,而看向身旁李子柒的目光,充滿了可惜和憐愛,就像是看著一枚寶石被丟進了糞坑中被玷污了,孫默突然明白了,這家伙就是看自己不爽呢。

    “沒意見就滾開!”

    廉正呵斥,準備走人了。

    孫默抬腳,只不過沒有讓路,而至直接站到了廉正面前,目光毫不畏懼的直視著他。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