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姐姐有妖氣 > 第一百零八章 毫無恐懼體驗,差評!

第一百零八章 毫無恐懼體驗,差評!

    “叔,當時報警人是男是女?大概多大年紀?叫什么名字?”

    李叔閉目回憶幾秒,答道:“報警人叫孫誠,二十一歲,科大學生,男的。

    他報警說這次一起玩兒通靈游戲的都是他同學,加上他一共五個人。”

    “李叔,麻煩查查這孫誠,這家伙問題太大。”

    “已經在查了。”李叔按按太陽穴,無奈道:“大年三十的,人家都休息了。剛才聯系上了科大的人,他們那邊正在調學生資料。

    還有戶籍這個也在查,結果還沒出來。”

    “嗯”張落羽點點頭,回頭看向丁一,“丁哥,咱們怎么說?”

    丁一丟掉煙蒂,腳踩上去碾滅:“咱們進去看看。”

    “行吧。”張落羽回頭吩咐,“叔,你們看好了,一會兒里面無論有什么動靜都別進來,如果天亮我們還沒出來,你就給上面打電話。”

    話閉,幾人魚貫而入。

    只見“死人巷”口好似水面一般擴出幾圈波紋,張落羽等人已消失不見。

    李叔陰沉著臉吩咐:“不要讓任何人進去,大家都注意著點兒。”

    小張,小心安全啊

    “嗯?”張落羽挑了挑眉,“這是死亡回放?”

    出現在幾人眼前的是干凈的街道,天上出現的是散發著詭異藍光的紅月。

    而蹲坐在十字路口的地面的確實是五個人。

    三男兩女。

    在他們中間擺著一個黃瓷碗,碗中盛滿了米飯,米飯上還插著三支飄散著青煙的香。

    幾分鐘后,香燃燒完畢。

    其中一人端起碗用筷子吃了一口米飯然后遞給下一個人。

    下一個人也吃了一口之后繼續往后傳遞。

    直到第五人,他把還剩下大半碗的米飯一口氣吃了個干凈。

    然后第五人捂著喉嚨翻著白眼兒倒在了地上。

    剩下四人也沒看他,只是繼續雙手合十祈禱,然后——那第五人爬了起來,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

    他的腦袋垂了下來——在后背上。

    他就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央,剛好堵住了通往東西北三個方向的去路,于是剩下四人慌不擇路跑進了南邊兒的“死人巷”。

    但“死人巷”是死路。

    那怪物倒著垂在后背的臉忽然轉向張落羽幾人,嘴角越咧越大,直至耳根。

    然后張落羽、陸三葬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兩人一前一后出現在那人身旁!張落羽手上包裹著赤色的火焰一拳打爆了他的腦袋!

    同時他正面的陸三葬手刀刺入他胸口,陸三葬怒喝一聲,他整具身體驟然炸裂!

    所幸張落羽陸三葬兩人動完手之后就飛速后撤,因此身上并未濺上暗紅發黑的血漬。

    “你們倆好狠”王仁川嘴角叼著的煙頭掉在了地上。

    他都沒反應過來呢這倆人就動上手了

    張落羽懶得理他:“看來那玩意兒還沒死。”

    陸三葬亦道:“嗯,過去我跟師弟們在東南亞做任務的時候也遇到過奇詭無比的鬼物,不過我們氣血旺盛,尋常鬼物皆不敢近身,這鬼還沒死。”

    “哪可能這么簡單。”丁一又點上一支煙,爾后緩緩吐出一口煙氣,“天地元氣剛一恢復就爆發出來的鬼物當然不簡單,而且這米飯插香的通靈游戲我也聽說過,這玩意多少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玩兒過了,你們想想它得積攢多少怨氣?”

    “走吧。”他掏出手槍邁步向前走進“死人巷”,“先進去看看。”

    剩下三人對視一眼,陸三葬拔出背后的八面漢劍,王仁川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張落羽手上出現十五張撲克牌,爾后三人跟在丁一身后走進“死人巷”。

    而幾人身后,那道炸碎的尸體以及地上的鮮血漸漸冒出黑煙,爾后全數消失不見。

    走進巷內,丁一感覺了一下腳下的粘稠,皺起眉頭。

    只見幾人腳下全是鮮血,這血一直鋪滿了整個“死人巷”的地面以及兩邊的墻壁。

    而四具似乎全身骨胳盡斷、已經看不出人樣的尸體姿勢怪異的倒在“死人巷”盡頭。

    “死人巷”大概八百米長,幾人越往里走越覺得壓抑且寒冷。

    這壓抑的氣氛甚至讓幾人都不想開口說話,一時間除了幾人踩在血漿中的腳步聲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聲音。

    走至那四具尸體二十米遠的地方,依舊什么也沒發生。

    張落羽攔住幾人,然后從手中的十五張牌中選出黑桃a,之后把其他牌又放了回去。

    他微一用力,黑桃a化作晶瑩碎片消散于無形,他的手中多出一黑一白兩把手槍。

    那是兩把沙漠之鷹。

    這種經過開光以及改造的槍不需要子彈,只要把氣血以及內力或是異能之類的超凡之力灌注其中就能自動凝聚出子彈發射。

    張落羽也沒說話,抬手就是“砰砰砰砰”四槍打爆了地上四具尸體的腦袋。

    待如雷般的槍聲回音漸漸隱去,四人才緩緩靠近。

    張落羽蹲下用槍撥弄了兩下四具毫無反應的尸體,問道:“你們覺得他們怎么死的?”

    王仁川:“我覺得是被你打死的,腦袋都沒了能不死嗎?”

    “滾犢子!”張落羽罵了一句,“沒那么簡單。”

    “我也覺得”陸三葬話未說完兀地回首就是一劍!

    “嗬——嗬——嗬——”幾人背后,是那第五個人,他不知何時來到了幾人身后。

    此刻他瞪大了翻白的雙眼,流著口水的嘴里一把劍刺穿了喉嚨。

    陸三葬長劍上撩,那東西的腦袋被一分為二,爾后倒地抽搐片刻,便不動了。

    “這一點兒恐怖感都沒啊。”王仁川蹲下用匕首在尸體身上邊戳邊吐槽。

    “那你去自由行動唄。”張落羽招呼丁一蹲下,“丁哥,你看這尸體大概死多久了?”

    丁一觀察片刻,抬起尸體的手看了看:“看不出來,根據體溫來看最少一天以上,這玩意兒指甲都黑透了,怕是里面有毒,鬼知道這兒玩意死多久了。”

    張落羽打了個響指,吳顏從他影子中鉆了出來。

    他一指地上的尸體:“小顏,你看這兒玩意兒死多久了?”

    吳顏看了尸體一眼,沖張落羽臉上啐了一口,又鉆了回去。

    張落羽:“”

    王仁川:“”

    丁一:“”

    張落羽默默擦掉臉上的血水,站了起了。

    “嗯?”他微微蹙眉。

    只見四人不知何時又出現在了十字路口,這次只有擺在路口中央的碗和米飯還有上面三支未點燃的香。

    而那五個人都已消失不見——包括地上的血跡。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搜狗: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