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1275 永夜(第二更,求月票)

01275 永夜(第二更,求月票)

    陳曌想一想也是,如果異類之神能夠移動,他早就跑了。

    也不至于困在這里。

    “你說的一點點移動是什么概念?”

    “我身上鎮壓著大山太重了,如果你能幫我減少一點的話,我可以動的更快一些。”

    陳曌可不會上當,給你減負了,你跑掉了怎么辦?

    現在這樣挺好的。

    “讓開。”陳曌下令道。

    異類之神非常的不甘心,可是他現在別無選擇。

    如果不屈服于陳曌,要么陳曌肯定不會放過他。

    不過對他來說,一百年并非不能接受。

    對人類來說,一百年就是一生,可是對他來說,一百年并不算太長。

    在異類之神的帶領下,陳曌、古烈、皮特和布拉格終于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寶庫。

    里面拜訪著許多的箱子,有些箱子看起來就很古老。

    不過還有很多箱子已經被海水浸泡,破損嚴重。

    不過最讓人注意的還是在這個寶庫的中間,吊著一個巨大的肉球。

    這個肉球不斷的起伏跳動著,并且還散發著微弱的光。

    陳曌打開一個箱子,這個箱子里原本應該是存放著一些紙質的藏品。

    可是現在只剩下畫框,還有就是一些殘渣。

    陳曌痛心疾首,這都是錢啊。

    說不定還有什么著名的藝術家的作品。

    陳曌來到肉球前,這個肉球的直徑有四十多米,非常的巨大。

    陳曌的手掌貼在肉球上,肉球上立刻顯露出一張人臉。

    “人類,我已經臣服于你,請不要傷害我。”

    呵呵……口頭的臣服誰信啊。

    人類不相信誓言,陳曌同樣不相信。

    黑暗巖漿開始滲透異類之神的心臟。

    當初的墮落源頭就被黑暗原液侵蝕過。

    不過當時的量不多,只能對墮落源頭造成一定的傷害,卻沒辦法控制。

    現在不一樣了,陳曌的黑暗原液變成了黑暗巖漿,并且量也增加了百倍。

    要侵蝕異類之神的心臟并非難事。

    “等等……”異類之神極力的抗拒著:“你以自身的魔力發誓,百年后還我自由。”

    “我以自身魔力發誓,百年后還你……自由,對了,你怎么稱呼?”

    “薩丁.星夜之影。”

    “這片區域的黑夜,是你的領域吧?”

    “沒錯。”

    說實話,如果薩丁沒有被封印的話,陳曌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的過他。

    這么大面積的領域,比自己的小天地大了萬倍。

    當然了,領域的大小不代表實力的強弱。

    可是在一定程度上,的確是有影響的。

    不過,陳曌預估過結果。

    如果兩者真正的較量起來的話,他們應該是誰都奈何不了誰。

    甚至,如果陳曌動用全部底牌的話,是有機會戰勝薩丁的。

    “你的領域技能是什么?”陳曌好奇的問道。

    古烈、皮特和布拉格雖然不明白他們在交流什么,不過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永夜。”薩丁回答道。

    “效果呢?就制造一個夜幕嗎?”

    陳曌一臉的無語,如果只是制造一個黑暗的空間,這有什么意義嗎?

    難道同級別的戰斗,就靠著黑暗取勝?

    “不,是剝奪視力,所有的敵人進入我的領域內,都會剝奪視力。”

    陳曌想了想,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是很麻煩。

    雖然這個不是直接的攻擊手段,可是如果視力被剝奪的話,那么對于不熟悉絕對黑暗的人來說,的確很麻煩。

    即便是陳曌都沒有把握在沒有視力的情況下,戰勝薩丁。

    “那么你之前為什么不使用?”

    “我被封印在這里,你覺得我怎么使用。”

    陳曌還是有些慶幸的,即便他贏得不怎么光彩。

    陳曌的黑暗巖漿從薩丁的心臟開始,融入到薩丁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同時也讓陳曌感知到薩丁的本體。

    薩丁的本體非常龐大,比他們所在的這座山還要龐大。

    不過身體被巖層完全的包裹住了,他的下半身則是有許多的觸須,連接著海底陸地板床。

    如果從全局來看,薩丁的身體更像是多足的蟲子。

    隨后陳曌和古烈就開始清算這些大肚皮家族的收藏品。

    原本的四噸黃金,因為被海水侵蝕少了一些,估計損失在兩百公斤左右。

    這也是不可避免的,畢竟浸泡了三年多的海水,而且海水又具有極強的腐蝕性。

    其次就是大量的藏品,原本一些紙質、布料材質的收藏品,現在已經完全被海水浸泡損毀。

    不過還有其他一些金屬的藏品,有大量的金幣、銀幣,還有陶瓷器具,都保留的比較完整,還有大量的寶石。

    突然,陳曌在眾多的藏品中,發現有個金錐,造型非常的美觀,而且幾乎沒有被海水腐蝕,這個金錐長約四十公分左右,手稱重量估計有五百克,錐子的中間把手上刻著佛像。

    這個金錐很像是佛家的法器,不過從這個造型來看,不像是國內禪宗,也不像是藏區密宗,更像是印度那邊的法器。

    “這個東西我要。”陳曌說道。

    古烈看了看陳曌手中的金錐,然后點點頭。

    陳曌到現在依然能夠信守承諾,與他分寶藏,已經非常有信譽了。

    現在陳曌只是要拿一個金錐,她不會有任何異議。

    “陳先生,那么剩下的寶藏,我們怎么分?是進行清算后再分,還是現在就分,到時候得失勿論?”

    陳曌不懂得這些東西什么值錢,什么不值錢。

    當初陳曌就吃過同樣的虧。

    這次陳曌決定,找熟人。

    “我們把東西帶去夏威夷,你找權威人士,我也找人來,然后再進行商量,分東西或者是直接分錢,到時候再做決定,你覺得怎么樣?”

    “可以。”古烈點點頭。

    這是最公平的分配方式,至少分到最后,雙方都不會有怨言。

    古烈聽的出陳曌的誠意。

    陳曌不想做一錘子買賣,古烈雖說這次出力不多。

    可是如果沒有她,自己絕對得不到這么多的財富。

    將來古烈還有好買賣,完全可以再找自己合作。

    所以陳曌是希望,雙方都好聚好散,如果在分配中,任何一方都沒有滿意的話,下次就很難再合作了。

    “陳曌伸手一攬,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三人在此被陳曌這一手驚到了,不過再聯想到陳曌的身份,也就不足為奇了。

    眾人再次來到海岸邊,看著茫茫大海,古烈看向陳曌:“我們怎么回去?你帶我們回去嗎?”

    陳曌看著海岸:“阿蒙。”

    阿蒙猛然沖上海岸,眾人都嚇了一跳。

    “坐它。”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