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七十二章 拜見公子(求訂閱!)

第七十二章 拜見公子(求訂閱!)

    “農家的俠魁不是田光么?怎么變成了這年輕女子?”

    賓主落座,朱英打量田言,面上不動聲色,心里滿是疑惑。

    身為戰國四公子的門客,對于江湖上諸子百家的情況,自然要有所了解。

    農家人數眾多,六堂實力雄厚,有資格參與到列國紛爭中,歷代農家俠魁,執掌神農令,更是誰都要禮敬三分。

    春申君曾經也想用一用農家,可惜相比起其他三位公子,農家俠魁田光根本看不上他,最終不了了之。

    沒想到現在俠魁易位,且對方主動上門拜訪。

    “朱老辯智,權略秦楚,方有昔日太子獲歸,楚王登基,小女子甚是欽佩!”

    田言行以晚輩姿態,既有禮敬,卻又不亢不卑地道:“不請自來,殊為失禮,實在是事態緊急,此為武安君李牧親筆書信,請朱老過目!”

    “武安君李牧?”

    朱英雙手接過,展開細看后,動容道:“農家欲出塞外,助趙軍開墾荒地?”

    “不錯!”

    田言頷首道:“秦人狡詐,誘趙軍出塞,滅匈奴胡人,更一邊修筑長城,一邊令趙軍家眷在城上喊話,如今塞外趙軍已經開始叛逃,短短一月間,秦軍就得到了趙人兩萬降卒!”

    “竟有此事?”

    朱英大驚。

    真正把復國復仇掛在嘴邊的,向來都是亡國權貴,不忿利益受損,真正的底層百姓,只要生活富足,安居樂業,誰管上面統治的,是秦王還是趙王?

    即便是軍隊,也是如此!

    秦人在趙長城的基礎上開始修筑擴建長城,這是斷絕趙人回國的希望,與此同時,又讓趙軍的家眷在城墻上喊話,這是摧毀趙人的心理防線。

    雙管齊下,那些底層的士兵還不紛紛叛逃?

    照此下去,秦滅燕趙,兵力不僅沒有損失,反倒會得到補充,恐怕不出數年,就能南下!

    到時候,楚國如何抵擋?

    頓時間,朱英的態度就不同了,起身拱手道:“俠魁大義,老朽佩服!”

    顯然,農家是要助趙軍在塞外開墾荒地,形成良田,自給自足,如此一來才能抵抗秦國的誘惑。

    此舉落在抗秦的諸國眼中,自然是高義。

    “朱老謬贊了,開坑荒地非一時可為,秦軍如今已不供糧草,要強逼武安君投降!”

    田言也起身還禮:“大楚火耕水耨(nou),粟支富足,我此來正是為了借糧,助趙軍度過最兇險的難關!”

    “這……”

    朱英臉色微變。

    如今五國之中,糧食最富足的,無疑是大秦。

    自商鞅變法后,農業一直被大秦視為強國之本,秦王重農,不斷獎勵農耕,而先實公倉,收余以省親的制度,也確保了國家對糧食的控制,以致于境內粟如丘山。

    排第二的就是楚國,楚國是占據地利,畢竟是疆域遼闊,河谷土壤肥沃,糧食自然充足。

    以春申君的富足,大手一揮,借趙軍一年糧草都不難,但關鍵在于,那樣不是公然與秦作對?

    楚國高層也不蠢,都知道秦國的威脅,卻又害怕得罪秦國,再現昔日白起破都城的大戰,是故左右為難。

    “朱老請放心!”

    田言早有所料:“我已聯絡好墨家巨子六指黑俠,借墨家玄武機關獸運糧,路經韓境,保證不讓秦人知曉,此糧出自楚地!”

    “好!”

    朱英松了一口氣,澀聲道:“讓俠魁見笑了!”

    雙方再定細則,田言告辭,目送農家一行背影,朱英都禁不住生出贊嘆。

    此女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能耐,未來不可限量。

    可惜,如今的天下大局已不同往昔,秦一國獨大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即便是農家十萬弟子,在大秦的鐵蹄下,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

    ……

    “秦公子已出楚王宮,兄弟們盯住了。”

    卻說田言一行剛出府邸,一位瘦削精干的男子現身匯報。

    “很好!”

    田言頷首。

    此人正是魁隗堂總管吳曠,陳勝的義弟。

    陳勝吳曠一個敢打敢拼,一個老練沉穩,性格上形成互補,接手魁隗堂未多久,就已立下功勞。

    而與魁隗堂主一起被換下的,還有四岳堂主,接替者是劉季。

    劉季此人出生楚國沛豐,少時游手好閑,曾仰慕信陵君為人,千里迢迢入魏,不料未曾見到魏無忌,反倒入了農家門下。

    他武功雖然不強,但爽快大方,老于世故,極有人緣,躥升飛速,本是五珠干事,在田言繼任后,抓住機會,升任堂主。

    “俠魁,要不要我等將那秦公子擄來?”

    此次能隨田言來楚國的,都是心腹,讓他們上刀山下火海,只要為了俠義之道,都不會皺下眉頭,陳勝更是摩拳擦掌地道。

    “不!”

    田言搖頭:“那毫無意義,我要接近秦公子,讓大秦陷入內亂之中,才能讓四國有喘息之機,不至于重蹈燕趙的覆轍!”

    三人聞言,頓時肅然起敬。

    半年之前,年紀最輕的田言初任俠魁,農家許多弟子都有抵觸。

    但經過田言整頓,六堂面貌一新,不僅凝聚力更強,面對強秦怡然不懼,虎口拔牙,更要以身伺虎,這種勇氣與無私,怎能不讓人由衷敬服,死心塌地的追隨?

    “若能以我一人犧牲,換得天下萬民的安康……”

    田言面容恬靜,輕風拂動衣角,眼中閃爍出光芒:“豈有他哉?”

    ……

    ……

    另一邊,出了王宮的顧承一行,在李園熱情的招待下,來到府邸。

    這府邸環以高墻,墻高三丈,四隅各有一座精巧的角樓,墻外小河環繞,寬達五丈,河心設有木柵,一派護城河的規格,易守難攻。

    做質子做到這般待遇的,當真是七國頭一遭。

    并非楚王的優待,起初見面時,顧承感受得出,這位楚王表面熱情,噓寒問暖,心中實則對他十分厭惡。

    所謂恨屋及烏,楚王年輕時在秦國為質子,險些步上他爺爺楚懷王的后塵,后來又被秦屢屢欺壓,自然深恨,偏偏還不敢明著表露,那副窩囊樣讓人不屑。

    倒是王后李環令人驚訝,這女子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四個字你好騷啊!

    她的年紀和趙姬相仿,都是保養得猶如二八俏佳人,但那股騷媚動人的氣質,卻令男人一見到,就想拉她登榻尋歡,怪不得能將見慣了絕色的春申君和楚王迷得神魂顛倒。

    但通過談吐,就能發現她見識廣博,絕不是單純的以色娛人,這對兄妹出身卑微,能走到如今的地步,并非偶然。

    當李園道出六神祭祀不均,觸怒神明,楚王大是惶恐,倒是李環眸光流轉,顯然半點不信,但三言兩語間,就蠱惑楚王將祭祀重任全權交由李園處理,更將這座府邸賜予顧承居住。

    “公子,你猜對面住的是誰?”

    大司命前后看看,也覺得滿意,但外出轉了一圈后,又變得凝重起來。

    “莫不是項氏一族?”

    顧承道。

    “果然瞞不過公子!”

    大司命道:“以后可熱鬧了呢!”

    “李環有心!”

    顧承道:“怕是外人都看走了眼,這對兄妹真正的主事者,還是她!”

    “雖是宮闈之策,卻也不得不防!”

    大司命道:“我會想辦法將眼線滲透進王宮的。”

    “好!”

    顧承點點頭,突然揚起眉頭,微笑道:“不用勞心了,有人代勞!”

    “大王賞賜美人,請公子一看!”

    話音剛落,端木蓉入內,臉上帶著怪異之色。

    跟在她身后的,是換上了楚服的田言。

    鳳冠翠衣,光彩奪目,寬大的衣袍遮不住完美的弧線,與她平日里的素雅氣質大相徑庭,卻又有種驚心動魄的沖擊力。

    走到身前,她盈盈一禮,展顏笑道:

    “俠魁拜見公子!”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