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超級神掠奪 > 第1025章 朕要你死【2/2,求訂閱】

第1025章 朕要你死【2/2,求訂閱】

    超級神掠奪正文卷第1025章朕要你死【2/2,求訂閱】?羋雄眼中帶著濃濃的殺意,如同一塊巨大隕石一般從天而落。

    淵帝無奈,只得抬手而擋。

    “轟”地一聲,巨大的撞擊使得地動山搖。

    整個神都都是隨之搖晃。

    淵帝自這撞擊的中心位置飛起,他依舊是那副光芒萬丈的樣子,只是他的身影周圍的光芒,從外面看上去,似乎是略微黯淡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羋雄喘著粗氣,他此刻身材看起來只是微胖了。

    而嬴燾的手掌處焦糊一片,神色間帶著幾分可惜。

    淵帝看著兩人,開口說道:“比起你們的祖輩,的確是你們能夠優秀一些,不過,也就只優秀一些而已!”

    “若是你的那黑蛟之氣,能夠再在你們秦地的山川當中,多蘊養上千年,再用來偷襲,或許還真能讓朕重傷!”淵帝看著秦王焦糊一片的手掌,聲音清冷中帶著自信,“當然,這前提是,朕在千年當中,寸步未進!”

    嬴燾的嘴角帶上了一抹苦澀:“龍脈,并不是他的弱點,所以,孤這么多年的準備,都是在做無用之功!”

    羋雄眉宇間也是帶著一抹頹廢,沉重地道:“大青劍王蘊養逾千年的器山所帶有之劍氣,也無法斬破他的護體神光,更別談傷到他的本體了!”

    嬴燾和羋雄,此刻已然算得上是黔驢技窮。

    “其實,你們能做到現在也不錯了!”淵帝忽然笑了笑,“尤其是你,羋雄,你還真是比你那些懦弱的先輩強大多了,或許,這也多虧了你有朕之趙氏的血脈吧!”

    “本王的母后,可承擔不起陛下的血脈。”羋雄忽然帶著幾分嘲弄說道。

    淵帝搖了搖頭,輕笑一聲:“也是,朕的子女,大都隨了他們那無用的母親,一點兒都不似朕!”

    就在淵帝這句話語落下,一旁一道一直在冷眼旁觀的身影,卻忽然陷入了暴走。

    “你該死!”

    隨著一聲嬌叱,那一襲白裙,便是出現在了淵帝的身后,然后那一只纖白的手掌探出,一朵朵白色的蓮花與剎那間在手掌中生出。

    而后,這一朵朵蓮花便是個個向下墜落。

    “嗯?”淵帝似乎有些不解,抬頭一看,便有數萬朵蓮花已經向著他墜落而來。

    淵帝沒有任何慌張,只是用鼻音輕輕地哼了一聲,而后,燦爛的光芒乍然間熾烈萬丈,照耀在這些白蓮上。

    可這些白蓮被這光芒照射到,它們沒有被洞穿,也沒有被燃燒,反而是突然開始茁壯地生長了起來。

    無數白蓮不斷地在長大,在膨脹!

    淵帝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訝然。

    可就在這一瞬之間,這萬朵白蓮瞬間似乎膨脹到了極點,而后便是于同一時刻,悉數炸開!

    數萬朵白蓮齊齊爆炸!

    這整個天空都是被染成了赤紅色。

    無盡的高溫似乎要將大地上的一切都燃燒蒸發!

    巨大的轟鳴聲,讓一切聲音都歸于寂靜!

    羋雄和嬴燾當機立斷,匆忙后退。

    在戰場上的秦楚聯軍和神都守衛,在一時間都是陷入了呆滯,望著半空中那不可思議的大爆炸。

    此刻,他們的耳朵都是出現了短暫的失聰!

    狂烈的爆炸漸漸平息,有煙云凝聚起來,升騰在更高的天空,宛如一個巨大蘑菇一般。

    每個人在一時之間,都忘卻了自己在做什么,更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他們一個個都是帶著不解,有人在心中暗暗發問:“結束了嗎?”可這種話,并不敢說出聲。

    煙塵依舊濃厚。

    忽然,有光刺破了煙塵,依舊耀眼。

    “你是什么人?”淵帝一只手捏住了趙明玉那白皙的脖頸。

    趙明玉被淵帝捏著脖頸,雙手無力的掙扎著,白裙被爆炸燒得殘破而斑駁,細膩的小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赤著的秀足微微蜷縮著,竟顯得有些可愛。

    “我是……白蓮圣母。”趙明玉緩緩地開口。

    光芒中,淵帝眉頭微皺,而后,他的一只手,便是放在了那白蓮面具上面。

    可就在淵帝的手指剛剛觸碰到白蓮面具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一愣,仿佛是出現了短暫的失神。

    一道身影忽然又是出現在了淵帝的身后,而后,這道身影的身后,突然有九條赤紅色尾巴如同一朵花朵一般驀然綻放開來。

    “右肩下七寸!”這聲音清冷且急促地念道了一聲,而后,她那一只手中握著一個短短的銳器,看那外觀,卻像是什么動物的尖牙!

    這銳器,只在一瞬之間,就刺向了淵帝右肩下七寸的位置。

    也不知這東西是何種存在的尖牙,它居然無視了淵帝周圍那不似人間之物的護體神光,直接將光芒刺穿,接觸到了淵帝的身體。

    這一刻,淵帝身上那明黃色的龍袍,也是發出陣陣危險的波動,似乎是要自動護主。

    可這一切,在這尖牙一般的銳器面前,似乎統統不夠看!

    “撲哧”

    一聲奇怪的聲音響起。

    卻是這銳器刺入了淵帝的后背。

    涂山玖瑤那絕美的眼眸間露出了一抹興奮,似乎,許多的準備,成功,便就在這一瞬間!

    可就在這個時候,涂山玖瑤的臉上驀地露出了一抹驚恐,花容失色!

    只見淵帝的頭竟然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180°,強行扭轉了過來,一雙眼睛中帶著濃濃的殺意,開口怒吼:“朕要你死!”

    一聲呼喝。

    涂山玖瑤卻驀然間感覺到在這一刻,她仿佛是被整個世界給拋棄了。

    所有的力量都在抗拒她,就連她自己的力量,也在被這個世界剝離!

    如無意外,涂山玖瑤的生命,也要被剝離!

    被淵帝一只手捏著脖頸的趙明玉,卻是有兩行清淚從面具下滑落,她沒想到,她最終還是失敗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涂山玖瑤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胸前,傳來了一抹淡淡的溫暖,而后這股溫暖不斷地升騰,傳遞在了涂山玖瑤的全身,那種被世界剝離一切的感覺也是消失。

    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涂山玖瑤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看到了一張似曾相識的笑臉,有點兒賤,還有……嗯?什么東西在我的胸上抓著?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