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網游小說 > 無敵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654章 你惹錯人了

第654章 你惹錯人了

    在快艇沉水鼓起的第一個水泡咕嚕嚕浮上水面,啵的一聲破掉時,沈崇動了。

    沒有什么聲光爆炸,也沒有什么驚世駭俗的出招特效,他只是面無表情的手一抖,讓地元刀從衣袖里落將出來,掉于掌心。

    如今在他地級三品的靈源加持之下,地元刀的刀影又變了顏色。

    色澤殷紅,仿佛流淌著似液似熔巖的血光。

    在他的刻意控制之下,刀影也并未如往常那樣動輒延伸出去幾米甚至十幾米,只有不足一米長。

    但與過去相比,這刀影同為虛物,卻更加凝實。

    即便隔著數米遠,白骨尊在看見刀影的剎那依然渾身汗毛倒豎,心臟下意識狂跳。

    沈崇人動了起來。

    他似緩實快的從水面躍起,右手高舉地元刀,從上往下平平無奇的劈斬而來。

    白骨尊起初想往后退,但反應了一下卻發現來不及。

    “住手!你知道他是誰嗎!”

    倒是旁邊的枯榮先有動作,嘴上怒喝出聲,同時心念一動,水下身軀驟然化作最為精純的水元素,將這片淺海納入自己的掌控中。

    隨后白骨尊身前的海面驟然冒出個凸起,化成面水盾擋在前方。

    沈崇面不改色,只心念一動,紅蓮火凰拳起,雙手上涌出紅光,拳套乍然現世,烈焰自地元刀上升騰而起,地火斬!

    沈崇長刀劈下,枯榮操控的水盾被烈焰灼燒得冒起滾滾濃霧,更因屬性反遭克制而被摧枯拉朽般從中破開,再繼續往前斬。

    在沈崇人落回水面時,只聽叮的一聲脆響。

    白骨尊連退數步。

    他運氣倒是不錯,在枯榮的及時救援之下,他可算能將先前放出去的百人白骨陣召回身前,組成白骨籠,堪堪擋下沈崇這一刀。

    枯榮與其他圍觀此事的靈能者與妖怪見狀,終于暗舒口氣。

    他們沒想到新來的這兩人竟如此暴烈,說動手就下死手。

    這人是個狠角色。

    白骨尊險些給他打了個猝不及防。

    高手過招,瞬間生死立判,容不得半點馬虎。

    不過,他的第一波發難已被白骨尊擋下。

    另外那年輕人看起來只是個無能跟班。

    這暴躁兄弟不過區區地級三品,沒能仗著偷襲之利當場吃下白骨尊,接下來被對方有了防備,得倒霉了。

    即便那地級三品的年輕人仗著裝備之利能與白骨尊二人拼個不相上下,但等那個地級一品的老怪物聞風而來,嘖嘖……

    “好膽狂徒,我今日非殺你不可了。不然別人怕是還以為我祁邙山邪王洞軟弱可欺!”

    白骨尊一邊叫囂,一邊將散落在遠處的人骨紛紛召喚而來,將身前這白骨籠堆積得愈加厚實。

    枯榮也挪到他的身邊,“不錯,白骨尊大人乃是祁邙老祖的唯一傳人,你敢得罪他,必死無疑!”

    沈崇聽對方匪號唬人,回頭問林達禮,“祁邙老祖是誰?很厲害?”

    林達禮撇撇嘴,“一個地級一品的廢物邪道,挺會藏的。”

    沈崇哦了一聲,又回頭,“哦,了不起了不起。”

    “你敢辱我爺爺?死!”

    白骨尊登時暴怒。

    枯榮與其他靈妖也紛紛色變,只覺從未見過如這兩人般目中無人的狂妄之輩。

    祁邙山老祖雖然只得地級一品,但成名已久,手段狠辣詭異,殺傷力比之弱點的天級也不惶多讓。

    只不過因這人太過冷酷無情,不喜收攏下人,不然至少也該在七十二地煞洞中排名前列。

    邪王洞即使是純粹的在野勢力,也不容小覷。

    沈崇回身抬刀,“辱你爺爺算什么,我還殺他孫子呢。”

    “來啊!我就不信你破得了我的白骨籠!枯榮,動手!”

    白骨尊話音剛落,沈崇足下海水驟然變得黏稠至極。

    這是枯榮動的手腳。

    “現在看你往哪跑!”

    白骨尊與枯榮雖然相識不久,但配合卻極默契。

    下一瞬白骨籠中飛出無數斷口鋒利的指骨骨節、細碎骨刺,這些東西密密麻麻飄在空中,然后飛蝗般往沈崇撲去。

    沈崇只來得及勉強抬手,整個人便被無數骨刺所化的旋風籠罩其中。

    “這人死定了。”

    “實力挺強,只可惜惹錯了人。”

    “可惜,不然也該是個風云之輩。”

    旁人雖然看不真切骨刺旋風里的場景,但聽里面傳來的陣陣噗噗嗤嗤的聲響,就知道那人定已千瘡百孔。

    就在此時,沈崇原本站立的地方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一朵由水霧組成的小型蘑菇云沖天而起,骨刺旋風在這股沖擊之下四處胡亂紛飛。

    甚至有不少靠太近的圍觀群眾被激射而至的骨刺正中身上,一時間連連慘叫此起彼伏。

    當水霧頓消,旁人終于看清楚了里面的狀況,沈崇右手握刀,刀影朝上,但卻在剛過他頭頂高度時,驟然轉了個彎兒,變成頂摩托車頭盔形狀的東西,將他腦袋包裹其中。

    他左手虛懸,上面流火如液,滴滴往下淌落。

    剛才他是左手出拳轟擊身下水面,硬生生破了枯榮的水流束縛。

    至于他身上,在外套破損之后,無漏戰衣暴露出來,卻是毫發未損。

    紅蓮火凰拳無愧于融合了部分庚熔秘境奧秘的高階戰法,只需小半威能便硬生生炸碎枯榮的水牢束縛,又崩飛白骨尊的骨刺旋風。

    地元刀影又變了個形狀,恢復成刀刃模樣,沈崇神色如常,咧嘴笑笑,“看起來很唬人,但并沒什么卵用。該我了。”

    他終于全力以赴,整個人化作道虛影,繼續一刀橫劈而至。

    他這一刀依然毫無花巧,但卻快到了極致。

    枯榮還想攔,但沒機會了。

    沈崇只右手持刀,左手卻接連激發紅蓮火凰拳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打出點點看似微不足道的星火。

    每一縷星火,都會將試圖靠近自己的水流蒸發大半。

    同時他全身的馭風套裝全力噴射,讓他硬生生化作閃電。

    他右手持刀終于又斬在白骨尊的牢籠之上。

    但這次卻并未被一下子震開,卻反倒發出電鋸般的聲響。

    他在一秒之內斬出了近千刀!

    白骨牢籠上骨屑紛飛,一層又一層的被破開。

    白骨尊見勢不妙,雙手瘋狂結印,遠處剛剛煉化成功的那副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地級三品骨架騰空飛起,混進了白骨籠中。

    但沒用!

    這骨架依然被一秒千刀所碎。

    只聽嗤啦一聲,沈崇的地元刀終于斬在了白骨尊頭顱之上,再閃電般往下狠拉,劃過他全身。

    沈崇收刀入袖,又將雙手捏拳互相對正一轟,赤紅烈焰自對撞處升起。

    他再撒手,雙拳須臾間變成各執一朵數米烈焰花朵的模樣。

    那枯榮見勢不妙轉身想逃,沈崇身子前傾,雙手往前同時揮動,這兩朵烈焰之花頓如章魚般鋪散開去,將他牢牢鎖住。

    “你也給我死!”

    沈崇深吸口氣,火勢更勝,灼人高溫讓這片淺海云霧繚繞,竟如滾水。

    枯榮的身影在烈焰中慘嚎連連,但卻無可違逆的迅速縮小。

    遠處兩道白影由遠及近。

    “是誰!竟敢傷我孫兒?”

    砰砰兩聲巨響,那兩道白影同樣落入水中,掀起波浪往沈崇與白骨尊相對而立的地方卷來。

    沈崇卻只是驟然收拳,枯榮已被他的紅蓮火凰拳燒成灰燼,無影無蹤,就連尸體都沒能留下。

    至于白骨尊,原本還能勉強維持形狀的尸身,在被這波浪輕輕一卷之后,竟當場轟塌,化作萬千碎肉爛骨。

    死透了。

    偌大的海岸一片死寂,只有海風卷浪發出的嘩嘩聲響永不停歇。

    在祁邙老祖的眼皮底下,他唯一的傳人,被視為祁邙山邪王洞未來百年希望的白骨尊,竟被一個不知名的小輩所殺!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