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恐怖小說 > 影視世界游記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西方六州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西方六州

    璐州,西方六州之一。

    在外人印象中,西方六州一向貧瘠,六州內多窮山峻嶺,奇石怪谷,毒水沼澤,更有的地方常年瘴氣彌漫,五彩光斕,蛇蟲鼠蟻肆意橫行,人煙稀少。

    對于普通人來說,西方六州確實是窮山惡水,早些年甚至還是囚犯的流放之地。直到佛門進入西方后,西方六州的情況才有所改變,漸漸地開始聚集人煙,興建城池,煥發出一派生機。不過比之其他地方,西方六州在大多數人眼里還是屬于不毛之地。

    可是在修行者眼中,西方六州又是大不一樣。西方六州不止有著窮山惡水,同樣也有著不少地方靈機豐盈之地。丹崖玉峰,幽澗長河,奇花異草,松柏常青,好一派修行之所。

    因此,西方六州中除了佛門之外,還有著不少的散修和妖怪分散各地,佛門幾次驅之又多有復返和絡繹不絕者。因為地勢的緣故,再加上佛門力量有限,久而久之之下也只能放任自如了。妖族兩大勢力之一的翠云山就是坐落在西方六州境內的佘州,與佛門的靈州比鄰,是西方六州最大的兩股勢力,互相牽制,誰也無法獨霸西方六州。

    秦云和敖坤離開灌江口沒有多久,就到了璐州的境內。相比起妖族大本營佘州和佛門大本營靈州,璐州雖然屬于西方六州之一,但是因為靠近西方的緣故,璐州境內倒是以散修居多,少有佛門弟子,妖怪更是罕見,這讓想要見識一下的敖坤大失所望。

    秦云看著敖坤失望的神情,好笑地說道:“你自己不就是妖怪嗎?還要看什么妖怪。再說,佛門的那些都是光頭,其他也沒有什么不一樣,都是一個鼻子一張嘴再加上一雙眼睛兩個耳朵,有什么好看的。”

    對于敖坤的品味,秦云再一次地表示失望。

    “我說了,我們龍族不是那些野獸山禽之類的低等物種可以比擬的,我們龍族可是遠古開天辟地時就存在的高等物種——洪荒異獸,天生尊貴不凡。”敖坤牛逼哄哄地說道。

    可是敖坤的下一句話,又暴露了他的本色:“光頭,是禿子嗎?難道那些佛門的人都是天生的禿子,那為什么他們自稱是佛門弟子啊?還不如叫兔子神教。哦,不對,是禿子神教!”

    “佛門弟子不是天生的禿子,他們是自己把頭剃光的……”秦云哭笑不得地說道。

    可是還沒有等秦云把話說話,敖坤又一次接口道:“自己把頭剃光的,那就不是天生的禿子了?對了,秦大哥,你們人族不是講究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那這些人不是大不孝……”

    隨機,他又自言自語地喃喃道:“怪不得,我聽有人稱呼佛門的人都叫他們禿驢。”

    秦云注意到周圍紛紛射來的不善眼神,神情苦笑之余,恨不得立刻將敖坤的嘴給捂上。你在別人佛門的地盤上指著和尚叫禿驢,這不是明擺著上門挑釁嗎?知道的人明白敖坤是不諳世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來上門踢館的呢?

    秦云一把拉起敖坤,低著頭快步離開,生怕敖坤嘴中再發出什么‘驚天動地’之言。而且,他怕再晚一點離開,兩人就沒有那么容易離開了,周圍已經有人神色不善的想要圍上來。也幸好這里是璐州,西方六州中佛門勢力最為薄弱的一個州,要是換在靈州,敖坤這樣的角色絕對活不過五分鐘。

    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秦云再一次苦口婆心地說道:“十三啊,有些話你放在心里就好了,不一定非得要說出來。我不是說了嗎,凡是話要出口最好在腦子里過一過,注意些禁忌,不然的話很容易得罪人……”

    “好的,秦大哥,我知道了。”敖坤的態度倒是很認真,但是秦云心中明了,這家伙是典型的屬于魚的記憶,耳旁風,心里記不住,不需過多久就會再度忘了。

    這一路上,秦云都不知道幫敖坤擦了幾次屁股。

    心累啊!

    不過好在這家伙魚的記憶中也有著幾秒的時間停頓,每次秦云訓斥以后最起碼都可以安生個一兩天。不消一會兒,兩人從另外一條街道中走出,向著一處酒樓走去。

    西方六州地廣人稀,城池之間彼此的距離也是十分遙遠,兩人走了好幾天的山野,今天終于可以好好的吃一頓了,洗去一些風塵。

    雖然已經是修士了,可是秦云大部分的習慣還是如同普通人一般,這也是他煉心的一種。

    即使揮手間可以移山填海,可是內心深處卻不以為自己高高在上。

    一頓胡吃海喝之后,秦云忍住剔牙的沖動,抱起一盞香茗優哉游哉的喝著,周圍的聲音也紛紛入耳。

    初來乍到,聽一聽逸聞也是好的。

    “……知道嗎,前段時間那里又出事了。”

    “那里?莫不是汴州?”

    “除了汴州,還有哪里。”

    “不是,前段時間汴州不是剛剛消停下來,怎么又出事了?什么事啊?”

    “還能是什么事啊,不就是之前的事情沒有完全消停,現在又鬧起來了,而且聽說越鬧越大了。”

    “真的!這可怎么得了啊!對了,不會慢要到我們璐州來吧?”

    “唉,這還真難說。”

    “上天保佑”

    “……”

    秦云神色不動,輕品香茗,聽著眾人的話,慢慢的在腦海中將事情一一勾勒出來。

    原來,西方六州因為佛門和妖族的存在,氛圍也不是那么的平靜。尤其是佛門的功法對于大部分的妖族都有著一定的克制作用,這使得佛門和妖族的關系從來沒有好過,一直是彼此敵視。要不是因為翠云山老大牛魔王和佛門領袖如來足夠克制,再加上雙方誰也吃不下誰,這才使得雙方勉強保持著‘和平’。

    秦云甚至猜測,恐怕還不止如此。只要一日有著天庭的存在,牛魔王和如來只要不是腦袋被門夾了,都不會一門心思的想要消滅對方,然后自身卻成為天庭的眼中釘。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