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看書啦 > 都市小說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第2125章 往生陣

    “怎么辦?”

    最終魔刀追問道,有些好奇,因為對于天霄學府的奴仆印記,它現在身邊沒有合適的東西,也是很難解開,有限的幾種辦法都是消耗很大,得不償失。

    “騙!”蕭凡笑了笑,開口說道!

    “怎么騙?”最終魔刀愣住,愕然說道。

    蕭凡沒有再說話,只是低下了頭,讓青檸從身上取出幾種很常見的大路藥材,直接就開始簡單煉丹!

    而幾乎是瞬息之間,一顆表面黑糊糊的丹藥就出現在蕭凡手中,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這是上州當中最常見不過的一種毒丹,名曰七步丹!”蕭凡看著姜逸,點了點頭說道,“但雖然常見,卻毒性相當的猛烈,七步之后,涅槃十轉,真武八階的人若是服下此丹,幾乎必死!”

    “即便是輪回六變境界的人服用了此丹,也會產生相當大的反應,在短暫時間內會有很大的不適!”

    “我加大了當中的劑量,你現在才初入輪回六變境界時日尚淺,所以你服下此丹,同樣是幾乎必死!”

    “你要讓我先死而后活?”姜逸反應敏銳,立馬就明白了蕭凡的解除奴仆印記思路,開口說道。

    “你這騙人果然騙出境界了!”最終魔刀也是反應了過來,明白了蕭凡騙字的含義,頓時有些無語的說道。

    “不錯!”蕭凡沒理最終魔刀,只是看著姜逸點頭說道,“奴仆印記的本質是共生微生物,你死它死,你活它活!”

    “所以,我就先讓你假死,騙過你身上的奴仆印記,等它信以為真,真的全部死后,我再讓你徹底復蘇,如此奴仆印記自解!”

    “!”姜逸身上的奴仆印記!

    “好!”姜逸對蕭凡沒有任何的懷疑之色,根本不在意當中的風險程度,自己是否會從假死變成真死,直接就是一笑,然后伸手接過蕭凡手中的七步丹,非常干脆的一口吞下。

    吞下七步丹的姜逸幾乎是在瞬間就有了反應,七竅當即就開始流血,身軀一軟,噗通一聲就是跌在了地上,身上的氣息更是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削弱,在眨眼之間就要真的斃命于當場。

    但在姜逸真死之前的那一剎那,蕭凡出手了。

    “轟!”

    蕭凡眸子幽暗,手指在空中連點,瞬息之間一個小型陣法就是形成,然后將姜逸整個人籠罩在其中,淡淡的白光在空氣當中時隱時現,地上更是不斷浮現起朵朵金色的蓮花,縷縷沁人心脾的香味散發開來,彌漫了整個九龍峰的山巔!

    “往生陣!”星晴看著這個陣法,頓時瞳孔就是猛然一縮,脫口而出。

    這個小型陣法,看似簡單而普通,實則極為不簡單,更不普通,因為它可是逆轉生死的往生陣法。

    當然,所示逆轉生死,其實夸張了點,并非真的可以逆轉生死,只是人在死后的短暫時間其實還未真的死去。

    這里用地球世界的解釋就是,人在心臟停止跳動,身體內所有器官都停止活動之后,其實還沒有真的死去,因為人體的細胞還活著,也需要時間死去。

    等到人體的細胞也全部死去,這個時候人才是真正的死去。

    而理論上,在人體器官停止活動,但人體細胞還未死去的這個短暫時間段當中,如果能進行有效搶救,是可以讓人重新煥發生機的。

    在地球世界,這個事情只可能存在于理論中,根本不可能實現,但在中央帝界,卻成了可能。

    不過,即便是在中央帝界此事有可能,也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概率,因為生死乃是中央帝界的最大法則,想要逆轉生死,哪怕不是真的死,也沒有那么簡單。

    而往生陣,就是針對此事的鑰匙,它可以大大提升成功概率,將一個人死后卻未真死的時候給強行復活過來。

    只是往生陣早已經失傳了,據說它在那個時代出現,到了如今這個時代早已經沒再聽說過有人能知曉此陣。

    星晴也聽自己的父母說過往生陣,說此陣已經成為絕唱,世間怕是再無此陣,實在是可惜至極。

    如今此陣卻是在蕭凡手中出現,這讓星晴心臟頓時就是猛然為之一顫。

    雖然對于蕭凡的身份已經有了諸多的猜測,但是星晴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而真正的答案,其實自己已經想到了,只是不敢去相信而已。

    放眼世間,能重現往生陣,除了那五人還有誰?

    蕭凡的真正身份,也已經是呼之欲出!

    星晴低下頭,一言不發,曾經蕭凡要她當坐騎,她還很不滿,但如今,她再無任何的不滿之色,有的只是慶幸。

    能當那個人的坐騎,也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啊!

    鯤鵬一族是強,是縱橫無敵,所向披靡,但在那個人面前,也照樣只能顫顫巍巍的低下頭,不敢有任何的放肆和逾越之行!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姜逸的臉上已經變得青灰一片,整個人躺在那里,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他身上的奴仆印記也已經徹底暗淡下來,并且在逐漸縮小,一點一點的從姜逸的胸膛之上自動脫落下來。

    一息,兩息,三息!

    足足三十息的時間之后,當最后一點奴仆印記從姜逸胸膛之上自動脫落下來,在地上化為飛灰,風一吹就徹底消散,蕭凡終于抬手,猛然重重按在了往生陣之上。

    頓時之間!

    往生陣就劇烈大震,九龍峰之上無數靈氣被往生陣如同鯨吞一般瘋狂的掠奪過來,然后全部灌入姜逸的身體當中,開始滋補姜逸體內的一切器官,復活其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蕭凡的眸子也是愈發的幽暗和深邃,因為即便是往生陣可以大大提高逆轉生死的概率,卻也不是百分之百,只有百分之八十,還有百分之二十是不確定!

    蕭凡現在也只能是全力而為,盡可能的把姜逸拉入到那百分之八十的概率當中,不至于落到那百分之二十的概率當中。

    一刻鐘的時間轉眼而過。

    姜逸青灰色臉色終于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微微的紅暈之色,胸膛也終于開始輕輕的上下起伏,整個人赫然已經復蘇過來了。

    蕭凡放下了手,點了點頭,沒事了,姜逸的情況算是穩定了,很快就會活過來。

    但也就在此時!

    “姜逸,出來!”

    一聲厲喝之聲驟然在九龍峰前方的天空中響起,然后五尊人影就直接出現,轟然一聲落在了九龍峰之上,站在了蕭凡等人的面前。

    是梵長空的五大戰仆,到了!

    同時九龍峰四周的天空當中,數不清的天霄學府之人也皆是站立,都是下意識的屏住呼吸,看著九龍峰之上的梵長空五大戰仆和蕭凡等人。  

海南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