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 主宰漫威 > 二六四章 尽执于乾清宫

二六四章 尽执于乾清宫

    崇祯帝正批阅奏折,隐约听到外面有些嘈杂之音,便放下朱笔,微微伸展腰身,对一旁候着的王承恩道:“殿外怎有嘈杂?王伴伴去瞧一瞧。顺便吩咐御膳房备晚膳,朕要在乾清宫用膳。”

    “是,陛下。”

    王承恩躬身一礼,缓缓?#39034;?#21435;,却片刻间又返身冲进来,脚步仓惶凌乱。

    崇祯帝正拿起朱笔,闻声抬起头来,还没说话,一眼看到王承恩惊慌的神色,不禁道:“什么事?!”

    王承恩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疾呼道:“陛下,田国舅反了!”

    崇祯帝露出茫然之色:“什么田国舅反了?”

    王承恩道:“田宏遇”

    这时候,急促铿锵的脚步传来,田宏遇顶盔着甲,按刀而入!

    崇祯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田宏遇顿步,深深的吸了口气,持刀抱拳,亦?#36824;?#25308;道:“请陛下安坐!”

    又道:“来人!”

    二十锦衣亲军迅速入内,列于两侧,虎视眈眈。

    “护卫陛下,不得有误!若陛下少了一根毫毛,拿命来填!”

    “喏!”

    崇祯帝此时已浑身颤抖,脸色刷的煞白煞白。

    “你你”他指着田宏遇,心里一片空白。

    到此时,他如?#20301;?#19981;懂那句‘田国舅反了’的意思?

    剑履上殿,带兵入宫,这不是反了又是什么?

    然而崇祯帝怎么也想?#24187;?#30333;,作为国舅的田宏遇怎么会造反!

    便有两个锦衣卫上前,一人把住崇祯帝一只胳膊,将他按在龙椅上,随后便站在他背后,不动不摇。

    而王承恩早被锦衣卫执于一侧,怒骂挣扎,挣脱不得。

    田宏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令王三平和李无咎速执王德化等太监至此。再传满朝文武至乾清宫,就说陛下有国事相商。”

    “喏!”

    到这时,可谓大局已定。

    田宏遇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一屁股坐在殿上,微微喘气。说来这般容易,但这?#21364;?#20107;,心中压力?#19978;?#32780;知。如今已执帝王于殿上,整个紫禁城要害宫门皆在掌握之中,他心头一松,便?#24187;?#29983;出些乏力?#23567;?br />
    听着耳畔王承恩的怒骂,田宏遇心中极为宁静,他摆了摆手:“督公不要白费力气,我已走到现在这一步,不能回头了。”

    王承恩骂声戛然而止,披头散发,亦不再挣扎。

    这时候,龙椅上崇祯帝缓缓开口了:“国舅今日所为,可谓不智。这天底下反朕的遍地都是,独独国舅不能。朕自忖未曾怠慢国舅,亦宠田妃,国舅反朕,殊无理由。”

    田宏遇闻言,不久叹道:“陛下实无迫我之处,反而殊为优容。然则时也命也,如之奈何?”

    他缓缓爬起来,站在陛?#23383;?#19979;,与崇祯帝面对面,极为坦然道:“陛下从不曾怠慢国事。然则国势颓废至此,非一朝一夕之害。陛下非雄主,无法扭转乾坤,大势已去。自陛下登基以来,内有流贼为患,屡剿不绝,反而愈发坐大。外有东虏?#20498;兀?#23649;挡不住,任凭鞑虏肆虐,掳掠百姓。满朝文武尸位素餐,文不能治国,武不能作?#21073;?#36824;有什么好期望的呢?”

    崇祯帝嘴皮颤抖,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田宏遇叹息连连:“我为?#26159;祝?#19982;国休戚。然正因如此,才愈战战兢兢,生?#23653;?#19968;?#23637;?#28781;之时,便是九族俱亡之日。陛下,我投我主,非无缘由。盖因我主绝不会怠慢朱?#25671;?#25105;主有言,陛下非亡国之君,文武皆亡国之臣。令我封锁紫禁,护卫陛下,务使朱室流离杀?#23613;!?br />
    崇祯帝闻言不禁冷笑起来:“务使流离杀戮?笑话。千载?#36234;擔?#20129;国之族哪得好下场。”

    说到这里,崇祯帝竟哀求起来:“田国舅,若你尚且记得朕一丝?#20040;Γ?#20415;?#39034;?#21435;罢。留下一口刀剑,给朕最后一些尊严。”

    “陛下!”

    王承恩满面泣涕。

    田宏遇道:“陛下!”

    他道:“?#20081;?#33267;此,陛下何必如此?明亡?#30340;?#22825;数,非陛下一人可以扭转。陛下?#36864;?#27515;在这殿上,于事又有什么补益?莫非以陛下之死,激起江南反抗?”

    田宏遇并非愚鲁之辈。

    崇祯帝的死活,于如今的形势,大有关碍。若崇祯帝活,江南就无法再立新君,名不正言不顺。若崇祯帝活着且亲口宣布明灭,对嬴翌而言,?#20040;?#24040;大。至少江南之地便没办法借助大明的名器,来反抗嬴翌。

    若崇祯帝自戕,死于殿上。各地便有诸多借口,另立新君。

    虽然无论如何,?#26434;?#26377;?#30475;?#20891;队的嬴翌而言,都不会造成无法跨越的障碍,但于田宏遇而言,自然要做到尽善尽美。如此,才能在嬴翌面前博得更多。

    “陛下。”田宏遇吸了口气:“我主兵锋无双。日前已于青山口内歼灭东虏阿巴泰四万大军,并拟筑京观于山海关外,震慑东虏。东虏尚且如此,远非我主敌手。陛下便是再有心思,这天底下,又有什么能抵挡我主君临?千载?#36234;擔?#26397;代?#21482;兀?#20035;是天数使然。秦后有?#28023;?#27721;后有晋,晋后有隋,及至于如今,大明既已无法为天下之主诸夏之长,何不顺应天数?难道真要触怒我主,行杀戮之事不成?”

    崇祯帝顿时颓然。

    倒是王承恩暗暗舒了口气。

    随后便听田宏遇道:“我主最晚明日便会兵临城下,这一夜之间,我须得稳住京师局势。稍后满朝文武将至,还请陛下?#23472;?#23433;抚。”

    崇祯帝不言。

    田宏遇便让人拉来一个?#39318;櫻?#23601;坐在殿中,零零碎碎说些连他?#32422;?#37117;理不清的言语。

    不多时,周皇后、田贵妃等后妃、?#39318;印?#20844;主,皆被执于殿上。

    田贵妃怒骂田宏遇,田宏遇只是笑。

    田宏遇之事,田贵妃自然不知,然?#20081;?#33267;此,除了谩骂,还有什么能为?

    又不?#33579;?#23467;中各监的太监亦被执于乾清宫。

    宫中二十四衙门,有十二监,四司,八局。如司礼监、御马监等,每一监都有一个太监。不是所有宦官都叫太监,有地位,有官职的,才叫太监。

    王承恩便是如今司礼监的掌印太监,自曹化淳告老还乡以后,王承恩便是宫中二王之一。另一个,是王德化,御马监的太监。  

海南环岛赛
七乐彩tuijian 广西快三官网下载 浙江福彩3d走势图分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36选7好彩3复式玩法 香港六合图库六合开奖结果历史 新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福利彩票中心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宁夏11选5开奖图 3D2019第294期开奖号码 甘肃快3技巧 官网有没有买彩票 韩国vs瑞典足球世界排名 pc28加拿大统计久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