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 神话原生种 > 第七百五十七章奥能王子

第七百五十七章奥能王子

    奥能公主尚在外,眼前这个与公主一模一样,却可以称之为十足男子汉的?#19968;?#21448;是谁?

    更似乎站在当事人的角度?

    这其中确实有蹊跷。

    对于寻常人而言,可一便不可二。

    存在了一个奥能公主,就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奥能王子。二者之间,只能二选一。

    但是那只是寻常。

    奥能帝国足以媲美星河联邦,其底蕴之深厚,无法言语形容。

    奥能公主虽然还没有觉醒真正的自我,认清现实,回归自己本来的性别。

    却不代表,将来的奥能王子不存在。

    这个奥能王子,赫然便是这些奥能帝国的大奥术师,通过窥探时空的奥秘,?#28216;?#26469;种种可能中,摄取出来最满意的一个‘答案’。

    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个奥能王子,他并不真实。

    他仅仅只是一种,被提前具象化了的‘可能’。

    一旦这个可能消失,那么被具象化的奥能王子,?#19981;?#36319;着消失。

    站在奥能王子的角度,他对与封林晩对决的这一场胜负,才是最看重的。

    因为,一旦失败,迎接他的,必然是永恒的消失。

    从不存在过,又如何谈再起?

    和那些拥有过去和现在的真实存在相比,奥能王子的虚幻,脆弱的可怜。

    既然如此,这位奥能王子,何以说出这样一番佛系的话?

    要知道求存,是一切存在者的本能。

    哪怕是奥能王子虚幻的只是一道未来投射而来的影子,他也应该不愿失去自我,永久的伴随着某种可能的消失而消失。

    “王子不必?#25512;?#25105;等皆是自愿。戈摩之眼看的很清晰,唯有王子,才有可能打破禁锢,掌握到突破十级的知识。为了这个可能,我等也必将倾尽全力。?#34987;?#34957;的奥术师坚定且果断的开口说道。

    灰袍奥术师莫尔德,在奥能帝国,他被无数年轻些的奥术师称之为时空和命运的支配者,寓意他支配着时空和命运。

    但是在更高的一个层面,他又被称之为时间沉沦者,有很多与他同级的存在相信,这位位列奥术师顶端的大奥术师,已经沉沦在了时间的表象中,并且相信命运已经完全受自己支配。

    多数时候,他确实支配着时间,通过掌握时间的规律,而触动命运,获知一切命运相关。

    然而,这也同样是危险的。

    奥术帝国有一句古老的话:我们学习知识,但不受知识摆布。

    而莫尔德···似乎已经受到了知识的诅咒。

    他掌握了太多关于时空,关于命运的知识,因此固定出了所谓的真理。

    这对?#24187;?#22885;术师而言,这就是在毁灭的边缘徘徊。

    就像他,固执的认为,奥能公主必须变成奥能王子,并且走上一条固定的,必须的道路。

    也唯有这样,才能成为那个奥能帝国,无数年来,第一个打破限制,成长到十级以上的存在。

    所以,那个和奥能公主结缘的人,必须是封林晩。

    所以,奥能帝国才会?#21862;?#30528;封林晩不放。

    这些都是灰袍莫尔德,他认定的真理。

    当然···他的真理,存在着反驳者。

    ?#30528;?#30340;是光芒神战希德,这位大奥术师走的路子很罕见。

    传说中,点亮一个光照术,其余全靠近战的近战法师···大概就是这位光芒神战的写照。

    他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时间这样的固定论调。

    在他漫长的岁月里,他以光?#32536;?#20142;了前进的路,用自己手里的剑,开拓一?#23567;?br />
    所谓的命运,早已被他斩断多次。

    正是因为这样的不同,两个大奥术师才会有那?#21019;?#30340;?#21046;紜?br />
    上一次时,在那个封林晩获得破命刀的世界,他们二人并不曾亲临。

    而这一?#21361;?#22885;能帝国的?#23454;郟?#27966;来了他们,让他?#21069;?#24537;辅佐奥能公主。

    而这样两个完全对立的?#19968;錚才?#22312;奥能公主身边,却也?#32536;?#22885;能帝国的?#23454;?#24515;思叵测。

    或许,他也是矛盾的。

    既期待着某种命运,却又有着抗拒。

    “王子殿下!辉煌必将属于您。”说完话,灰袍莫尔德又补充了一句,似乎是在增加奥能王子的自信。

    而希德则是沉默不语。

    他否定莫尔德,变相的有否定这位奥能王子的意思。

    这是很得罪人的。

    奥能王子似乎看出了希德的?#38480;危?#20415;笑着对希德说道:“假如命运真的存在,那么?#20197;?#24847;顺应他。假如它不存在,那么?#20197;?#24847;相信大家。无论如何,能够跨越时间的距离,与你们相遇,本身就是一场奇迹。”

    “知?#24230;?#25105;们不要受限于命运,但是指引我们,去追寻奇迹。”

    希德闻言,生硬的冲着奥能王子点了点头。

    奥能王子的话,或许有些意思,但是对于存在久远,比很多世界甚至宇宙都寿命漫长的希德而言,全都是屁话。

    “好了!回归正题。”

    “莫尔德长老!请问戈摩之眼,是否可以看清那位···镇元子的过去和未来,以及关于他的种种可能?”奥能王子询?#23454;饋?br />
    一切的故作轻松,都只是彰显风度的假象。

    没有人会对关乎自身的利益,真的做到漠不关心。

    此处所指利益,并不单指那种世俗定义的金钱、权利等等,更有名望、修为、寿命、甚至存在本身等等意义。

    莫尔德长老双眼泛着星辉,仿佛可以倒映整个星云。

    而在那星云的中央,裂开了一道细缝。

    一只窥探宇宙的眼,探出了那细缝,看向了无穷尽的过去未来、种种可能。

    半响之后,莫尔德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虽然有一闪而过的疑惑,却还是坚定的说道:“他的命运存在被删改的痕迹,他本应该是曾经古老仙佛中,最伟大的存在,但是现在,他只是伟大之一。”

    “他的过去,充满了遗憾,而他的未来,也将步入平凡。一位伟大的平凡者···他不会干扰到我们。”

    假如镇元子本身在这里,听到这样的评价,那么一定会说···你的戈摩之眼错了。但是同样?#19981;?#20026;戈摩之眼的?#30475;?#25152;震?#22330;?br />
    因为它挖掘出了某些真相。

    或许,若非有更加不可测的星河时代镇压一切,形成了强势的漩涡,扭曲了戈摩之眼的视线。

    更多的真实,有可能被察觉也不一定。

    当镇元子与红云的位置错位的时候开始,命运的丝线,就已经在他这里模糊成一团,再也分不出真正的脉络。而在星河时代的掩盖下,这原本应该浩瀚,却又隐秘微弱的波?#21073;?#34987;悄然的消弭。

    “既然如此,那还请诸位长老,依照计划行事。”

    ?#26696;?#25705;之眼已经看清,石毅就是关键,那么就请争取到他,让他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永远的?#20998;?#30693;识,直?#25509;?#24658;的尽头。”奥能王子说道。

海南环岛赛
北京赛车pk10前三 蓝彩混合过关怎么中奖 七星彩走势图删除 街机捕鱼达人2 世界杯足彩哪里买 最新公式规律做特码 3d晚秋历史记录2019 扑克王国语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百度乐彩 福彩开奖现场直播频道 欢乐斗地主小印花 香港赛马会内部透特 福彩3d试机号彩宝网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