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 师叔无敌 > 第405章 了结恩怨(上)

第405章 了结恩怨(上)

    龙岩宗的太上长老在擂台上语气温和的规劝,单手拄拐,单腿独立。

    那条断腿是被龙虱所吞。

    宏飞左腿没有了,却现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在外人看?#24904;?#21516;慈善的长辈。

    但在范刀眼里,宏飞的笑容里仿佛藏着无数钢针,笑得令人心寒。

    “回宗门?我们龙岩宗,还有山门吗?”

    范刀啐了口淤血,抓着妖刀站了起来,道:“收起你的伪善吧老?#19968;錚?#20859;了我那么多年,不就是要将我当做圣子夺舍么,你还真是我好前辈啊。”

    圣子与夺舍之说一旦被提及,四周的人群立刻响起不少倒吸冷气的声音。

    谁能想到,龙岩宗的头号天才范刀,竟是太上长老宏飞的一粒棋子,一份工具,一具用来夺舍的肉身。

    夺舍法门最是邪恶,尤其是事先养好其他肉身的举动,?#32622;?#19982;邪修无异。

    “胡说?#35828;潰?#25105;怎么舍得夺舍你这龙岩宗第一天骄呢。”宏飞的脸色泛冷。

    “你不是舍不得,而是抓不到我,否则又怎会夺舍一个无名之辈。”范?#29420;?#20919;一笑,他对面的宏飞并不是原貌,而是个模样粗犷的?#24515;?#30007;子,这人正是龙岩宗的金丹长老王大锤。

    “老夫一片苦?#27169;?#20320;可不要辜负了才好,妖刀拿来,随?#19968;?#23665;门。”宏飞沉声道。

    “想要妖刀,那就自己来拿。”范刀提?#29420;?#21917;,刀身上出现寒光。

    这一战不可避免。

    这一战他期盼了多年。

    从小将他养大的太上长老?#23588;?#21482;是利用他,想要他的肉身用来夺舍。

    那无数的灵丹海量的灵石原来给的不是他范刀,而是未来的宏飞自己。

    这么多年来,范刀很想问一问,究竟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今天,正好有机会。

    “我拿你当最亲的长辈,你为?#25105;?#22914;此对我,将我当做工具?”

    握刀的手在微微颤抖,范刀眯着眼睛质问。

    宏飞沉默了很久,最?#25112;?#31572;了范刀的心结。

    “因为,我是元婴强者,在真正的强者眼中,任何人,都可成为工具,无情,方为强者之心。”

    宏飞低语中抬手一招,手中多出了一柄巨大的镰刀,镰刀通体紫色宛如水晶打造,带有铁链,正是极品法宝索命飞镰。

    “无情方为强者之心……明白了,既然如此,你我之间的最后一点情义也到此为止。”范?#29420;?#22768;中祭出了妖刀。

    刀破虚空,携风而?#31890;?#24555;如闪电。

    飞镰腾空,锁链转动,紫芒流转。

    咔!!!!!!!

    轰隆!!!!!!

    炸起在半空的巨响震得人耳膜生疼,妖刀九婴与索命飞镰的互相轰击将空气都震得扭曲。

    能看到一片片晃动的空间在两件极品法宝四周出现,一阵阵?#31350;招?#25104;的气浪犹如狂风般涌向四周。

    一些低阶修士在狂风中甚至?#23721;?#30529;眼,用尽全力顶着强风才能站稳不倒。

    “范刀,搏命了……”

    望着擂台上的恶战,常生的心头有一股悲意涌动。

    那是体会到范刀此刻的心情才会生出的情绪,一个被自己?#31895;?#20102;多年的长辈,?#23588;?#26159;一头无情的饿狼。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会让人信念?#28010;?#24819;要从这份悲苦中挣扎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背叛的人斩于刀下。

    岭南刀爷是油滑的?#19968;鎩?br />
    同时也是个狠辣的?#19968;鎩?br />
    一旦?#33539;?#20167;敌,范刀就不会留手,他有一份藏在骨子里的狠戾,与他儿时?#24187;?#26063;的经历相关。

    如果宏飞仅仅是为了夺舍圣子而养大的范刀,或许范刀还会念些旧情,但宏飞投靠的却是西圣殿,这才是让范刀狂躁的缘由。

    范刀是龙岩宗的长老,而龙岩宗早成了西圣殿的附庸,无形之中,范刀在不知不觉间成了血仇之人的属下。

    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会让他发狂。

    一旦范刀发狂,他的刀,就会变得更快,更凶!

    擂台上空,互相轰鸣的极品法宝炸裂出一道道电?#31890;?#27599;一次轰击,范刀与宏飞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向后一震。

    他们在以全力驾驭法宝,甚至连神念都连接在极品法宝当中,一旦落败,元神将随之被重创。

    整整百次轰击过后,范刀的嘴角眼角耳朵鼻子同时溢出血迹,宏飞则仅仅是气息紊乱而已。

    与陈天罗的一场恶战,耗费了范刀太多的灵力,他此时已经无力为续,落败在即。

    “不能输……”

    范刀咬着牙,动用了九婴之力,随着婴孩般的啼哭声,一条条蟒首再次出现。

    既然搏命,范刀也就不在乎大妖九婴会不会反噬。

    他与宏飞的恩怨今天必须有个了断,于是凶兽九婴的前八只兽首被尽数放了出来。

    留下最后的一首,是为了留一条后路,尽管范刀拥有妖刀多年,可一旦将九婴完全放出来,连他自己也得遭遇无情的吞噬。

    当第八首从刀身冲出之际,震天的啼鸣响彻长空!

    在如此尖锐的啼鸣之下,一些低阶修士被震得双耳溢血,急忙以灵力护住耳朵,否则非得被震聋不可。

    九婴大妖的八首犹如九条巨蟒般缠绕摆动,八张血盆大口居高临下对准了宏飞。

    “来个了断吧,老?#19968;錚 ?br />
    范刀疯癫般的厉声喝道,点指宏飞,以全力控制着大妖九婴。

    八首同出,吼声连连。

    面对着吞来的八张大口,宏飞神色凝重,念念有词,将夺命飞镰横在身前,双手快速掐动出一?#27490;?#24618;的法印。

    那法印繁复难明,好似一种封印,又如同某?#32456;?#21796;,竟带着靡靡之音。

    当九婴的八首吞到眼前,突然同时定在半空,一只只巨眼中泛起了茫然之色。

    宏飞掐动出的法印一旦出现?#25512;?#35010;开来,如此往复了八次,冥冥中仿佛有钟声被敲响了八声。

    穿越了空间的?#29992;?#21796;醒了一些封印的神魂,在九婴的八?#23383;?#19978;,渐渐浮现出一道道身?#21834;?br />
    身影有男有女,有老者也有青年,一个个形态各异,微阖双目。

    当这些身影越发凝聚,一股股强烈的元婴波动开始散发四周。

    “八祖之魂……”

    范刀的目光中充满骇然。

    他曾经听闻过宗门内的传说,龙岩宗的八位祖师为了封印九婴而葬身兽腹,可以?#25932;?#20861;九婴是被八位元婴强者以性命与元神所封。

    如今,传说成真,封印大妖九婴的八位龙岩祖师之魂,被宏飞以宗门秘法唤醒。

    “八祖开眼,收我妖刀!”

    随着宏飞的喝声,兽首上的?#35828;?#31070;魂纷纷睁眼,?#35828;?#38160;利的目光同时盯住了范刀,?#35828;?#20803;婴之力犹如绳索般将九婴的八首?#28010;?#30340;锁住,令其动弹不得。  

海南环岛赛
洛克王国可爱牛牛 彩票论坛网 2019双色球走势图全图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 玻利维亚与乌拉圭历史 中国福利彩票中心主任 秒速飞艇会作假吗 马经图平码一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65期黄大仙心水论坛 大乐透历史记录图表 德州扑克加注技巧 11选5最大遗漏爱彩乐 手机买足彩软件 青海快3形电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