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第三百二十六章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你们好像不知道,你们是被卖了啊。”唐洛说道。

    金发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唐洛。

    敖玉?#19968;?#25163;,用旋风挡下所有的子弹,张口一吐,一道雷霆从口中涌出。

    雷光一闪,瞬息之间轰在了三个开枪的神魔行走身上。

    雷电的速度之快,这三人别说闪避,就连?#20174;?#30340;时间都没有。

    身子抽搐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了半条命。

    “好?#31383; ?#21478;一边被唐洛折断了脑袋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甩动了一下脑袋,看上去已经复原了的样子。

    “让我把话说完,老子——”

    唐洛信手一拍,琉璃涅槃大手印浮现,两米左右的大小,从天而降,落在男子的身上。

    男子的话依?#24187;?#33021;说完整,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比正常的时候偏平了不少,鲜血不断地从剩下流出。

    “这个恢复力,不错啊。”随手一下,倒也没有将男子彻?#30528;?#27515;。

    唐洛正眼看过去,男子身上?#29616;?#26080;比的伤势正在一点点复原。

    哮天犬从手机上闻到最明显的气味,一路追踪过来,寻找到的就是这个男子。

    此人身上也有一股野兽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命格碎片。

    “你去找一下喻炎彬他们。”唐洛对敖玉烈说道,走向那个男子,才走了一步,右手微微一紧。

    一捆金色的头发缠绕在手腕上。

    那金发女子的头发在不知不觉中疯长到了一个夸张的长度,已经有不少垂落到了地上。

    恢复力很强的男子,持有的命格碎片是X战警中的金刚狼——罗根。

    没有阿曼德金属形成的骨骼,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伸出三根骨爪来战斗。

    没有原版金刚狼那么厉害,不完整的弱化版。

    但恢复力相当不错,不少致死的伤势都不会死去。

    让唐洛想起了第一个战斗过的命格持有者——“尼禄?#20445;?#37027;也是一个可以看出明显差距的弱化版。

    动用“鬼手”战斗等若是开大拼命的状态。

    而金发女子的命格碎片是莴苣姑娘。

    出自格林童话,换一个大家比?#40092;?#24713;的称呼,就是长发公主。

    原版童话中,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就是头发特别长,但作为命格碎片被神魔行走持有,便有了特殊之处。

    那一头金色的长发,韧性十足,简直就像是钢丝一般。

    金发女子脖?#28216;?#24494;偏转着,拉扯住唐洛的动作。

    可以看到,她那因为过于粗?#24120;?#30475;上去颇有些短的脖子上,肌肉隆起,十分狰狞夸张,带着几分非人的恐怖之?#23567;?br />
    让人相信,?#36864;?#19968;拳打上去,打在脖子上,对方也能纹丝不动。

    反倒是自己的手会?#35828;健?br />
    不仅仅只是操控头发,脑袋甩动起来,头发抽打,形成的效果不亚于无数锋利钢丝的抽打。

    金发女子身子?#22836;?#30528;,脖子开始转动,就要把被缠住手腕的唐洛甩起来。

    紧绷的脖子刚刚港丽,一股巨大无匹,根本无法抵抗的力?#30475;?#21776;洛那边传来。

    金发女子一下子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双腿离地飞在了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划线,重重砸在了刚刚勉强可以起身的男子身上。

    轻微的噗嗤声,什么东西被巨大的力量挤压着,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出去。

    在街道上形成了一个扩散的血色图?#28014;?br />
    图案的中心,两人撞成一团。

    真正意义上的撞成一团,不?#30452;?#27492;。

    缠绕在手上的头发自行干枯、崩解落在地上,轻轻一踩就才成了一团粉末。

    这样巨大的冲击,别说金发女子,就连有着金刚狼命格的男子都扛不住,当场死亡。

    唐洛伸手虚握,两块命格碎片被他抓到手中,也不耽搁,一口吞下。

    不过这两块命格碎片都不算“大?#20445;?#20877;加上如今伤势的恢?#21019;?#22312;比较艰难的阶段,所以依然保持在3.2成的无伤上限。

    倒是功德玉莲收获了一些功德之力,也不知道是谁提供的,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轻轻点了点挂着的功德玉莲,一?#38378;?#28458;从它身上扩散出去。

    温和的力?#21487;?#21457;出来,扩散出去,笼罩在了因为爆炸产生,正在燃烧的火焰之上。

    将其控制在了一个?#27573;В?#24456;快熄灭。

    唐洛走到安全屋门口,顺手度化了旁边躺在地上的两个神魔行走。

    剩下那个半?#21862;换?#30340;,被唐洛拖进了安全屋里面。

    走进安全屋,唐洛顺着敖玉烈留下的痕迹,来到隐藏起来的地下室?#23567;?br />
    “师父,这两个人情况有些糟糕。”敖玉烈迎上来说道。

    “嗯,你问一下这个。”唐洛指了指地上的?#19968;錚?#31245;微开光治疗了一下,好让他能够开口说?#21834;?br />
    地下室隔开的小房间内。

    小门被打开着,传来一阵难闻无比的气味。

    可以看到喻炎彬和萧寒躺在地上,脸色呆滞无比,两人的四肢都已经被砍去,丢在角落?#23567;?br />
    眼中已经没有了属于正常人的灵动,浑浊一片。

    “看看能不能救吧。”唐洛摘下功德玉莲,往两人那边一丢。

    功德玉莲悬浮于两人身上,洒下温暖的光芒。

    断肢自行飞起,贴合在了两人的断口处。

    几分钟后,两人已经复原。

    但脸色萎靡不堪,眼中的惊惧依?#24187;?#33021;消失。

    尽管已经是?#25345;?#24847;义上的无伤,但萧寒和喻炎彬两人?#37096;?#20197;说?#21069;?#24223;了。

    功德玉莲开光疗伤可以治疗身体上的伤势,?#37096;?#20197;让这两个被折磨成了傻子的人恢复过来——至少不傻了。

    但心里上的阴影,就不是单纯开光可以驱散的了。

    能不能走出来,真正重新恢复过来,就要看两人自己了。

    一般来说,神魔行走的心理承受力也没有这么糟糕。

    但是他们遇到的是有着丘比特命格碎片的嘉里,他可以操控“爱?#20445;?#33258;然也有办法将恐惧情绪放大。

    再加上一些残酷的手段,就足以让喻炎彬和萧寒两人彻底崩溃。

    唐洛看着生无?#38378;?#30340;两人说道:“死了两个命格持有者,一男一女,金色长发,一个跟野兽一样的,所以还剩下一个人。”

    听到唐洛的话,喻炎彬开口,干涩道:“还剩下那个人吗?”

    “说?#20204;?#26970;一点。”唐洛说道,他也没有兴趣当什么知心大哥哥开导这两位。

    “他应该叫做嘉里。”喻炎彬说道,?#20843;?#20046;可以放大人的感知、感情……”声音略带点颤抖。

    提起嘉里的时候,眼中的恐惧顿时加强了几分。

    可以想象恐惧的种子已经种下,如果他们再遇到那个嘉里,恐怕连面对他,战斗的勇气都无法提起。

    “行吧。”唐洛也没有多?#21097;?#25942;玉烈那边还有一个活口。

    放下还没有缓过来的两人,唐洛走到地下室的入口。

    敖玉烈站着,脚下的那个神魔行走不断地颤抖着,该说的说完后,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剩下那个人叫做嘉里·斯威特,丘比特命格持有者,他不知道嘉里现在在哪,也不知道生死之书持有者被找到的消息。”敖玉烈看到唐洛走过来,开口说道,“抓到萧寒两人后,他们三个人负责看管,另外三个命格持有者离开。”

    “那两个人回来,他们也有些惊讶。”

    “我想,这五个人应该是被那个‘丘比特’直接卖掉了。”敖玉烈推测道,“他自己去找权成弘了。”

    “哦,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少一个。”唐洛说道,“等等,那我的计划通呢?”

    这样一来,尽管抓到了这些小老鼠度化了。

    可是唐洛计划中的双倍快乐,全都要就没有了。

    “没关系——”敖玉烈赶紧说道,“他说了这些人的‘金主’是谁,在哪,我们可以通过她找到嘉里,不对,或许有可能直接找到权成弘。”

    金主的身份被那神魔行走“吐”得一干二净。

    “哦,果然,我的计划是完美的。”唐洛点点头。

    身为师父的逼格一定要保持住。

    敖玉烈伸手抹了抹额头,还好还好,师父的逼格保持住了。

    “师父,走吧。”敖玉烈说道。

    “这一个就留给你们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唐洛转头对着喻炎彬和萧寒两?#35828;溃?#36824;有刚才有爆炸,围观群众已经报警了,你们自己小心点。”

    丢下那个依然无法动弹的神魔行走,唐洛和敖玉烈离开。

    片刻之后,那神魔行走感觉到黑影笼罩在了自己身上,转?#39047;?#20809;,就看见喻炎彬和萧寒两人择人欲噬的表情。

    万龙国际。

    一个高端会所,会员制——非会员也能进,但只能享受一部分的服务。

    至于会员能够享受什么服务,这个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权二公子权成弘,就是万龙国际的常客,挥金如土的那种。

    今晚的权二公子,也在万龙国际潇洒,颇有其父遗风。

    带着的保镖,还有万龙国际的保安守在电梯口,逃生楼梯口,保证权二公子的玩乐不会被外人打搅。

    为什么不守房间门,因为这整个一层都被权二公子包下来了。

    停在本楼层的电梯门打开,一个头发有些稀疏,带着眼镜,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可能?#23548;?#24180;龄还要小一些的男子走进去。

    按下了一楼的按钮,电梯门合上,照映出郑池友那张带着疲惫的?#22330;?br />
    刚才他接到了那个罗伯特的电话,说他已经到楼下了。

    用的一个陌生的?#24597;耄?#20063;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名堂。

海南环岛赛
内蒙古快三晚间预测 双色球交流微信群号 快乐12任选三的技巧 pc蛋蛋杀组在线预测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蓝球杀号百度彩票 时时彩组六免费计划 qq三张牌卡 一波中特连准22期 贵州快3形态跨度分布走势 红球出球顺序图 2元彩票网图表走势 qq三张牌游戏币哪里买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