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无疆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裂缝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裂缝

    真的,如果不是在这里,源天真的会一巴掌拍死宣威。

    无论他是在调侃、嘲讽、胡说?#35828;潰?#36824;是说的是真的。

    他都不会继续听下去。

    肯定会一巴掌拍死他。

    他没有爹!

    他是源天!

    源天,源自于天!

    如果非要问他父亲是谁,源天一定会说:吾父为天!

    是不要脸么?

    并非如此。

    他只是不想承认,自己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经历,曾经有过那样的一个父亲。

    昔年跟他同一个时代的生灵,应该都早已经不在了。

    尘归尘,土归土。

    哪怕是从岁月长河源头处走出来的生灵,到如今也都?#21862;?#19981;多了。

    还能有?#29238;?#32487;续乘船飘在这条河上的?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宣威依然笑呵呵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我不相信。”源天头顶巨大的六道?#21482;?#30424;再次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有雷霆顺着缝隙劈落下来,劈在源天身上。

    源天的身躯一阵轻颤,随后有血花绽放。

    他冷眼看着宣威:“我制造出的所有生灵,都是空白灵魂!都是这天地间最本源的灵体!不可能任何信息在这灵魂之上!所以,就算你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关于我的过往,但你……也绝不可能是那个人。”

    说着,他淡淡说道:“那人,早就死了。”

    “被我亲手所杀!”

    “而且当年我杀他的时候,他是那样的脆弱不堪!”

    “呵呵,一个试图想要建立天宫的人,想要成为世间主宰的人,脆弱无比。”

    “他死后,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39029;?#24213;成道之后,又抹除了他在这个世间的所有痕迹!”

    ?#20843;?#20197;,你不是他,你身上,也没有任何跟他有关的东西。”

    “就算你依旧认为你自己是,你也只是被骗了。”

    “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宣威笑呵呵,一脸玩味,听着源天反驳,也不开口争辩。

    见源天停住了嘴,这才说道:“还记得那一年,大雪纷飞……”

    楚羽:?#21834;?br />
    他跟宣威,虽然不算同一个时代的人,但?#20040;?#24046;的不是那么多。

    对宣威那个时代的一些文化,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混蛋,当真是满嘴跑火?#34507;。?#37117;这种时候了,居然还在那胡扯。

    他很想?#24066;?#23041;一句,何苦呢?

    他们之前的计划,虽然不敢说完美……这世上也没有真正完美的计划。

    任?#38382;?#24773;,其?#20992;?#26159;有一定漏洞的。

    但?#20040;?#26377;八成以上的成功率,最不济,就是大家打一场,两败俱伤。

    也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啊!

    宣威这举动,?#32622;?#23601;是活腻了,自己找死呢!

    这时候倾城也赶过来了,连那群诡异的小孩都没理会,泪流满面的看着法阵中的宣威。

    捂着嘴,不敢让自己的哭声传递进去。

    但法阵中的宣威,却像是有感应一样,笑呵呵的道:“倾城丫头来了么?”

    “夫君……”倾城泣不成声,完全忍不住心中的悲伤。

    “不哭,没事的,世事一场大梦而已。”宣威笑道。

    然后,他抬起头,迎着无尽雷霆,任由那雷霆把自己身体劈个稀巴烂,血光飞舞。

    他看着源天:“其实,你错了。”

    源天眼神里尽是阴霾,沉默的看着他。

    源天此刻也已经知道,那些被他亲手送进六道?#21482;?#30340;人,已经有一大批……直接从?#35828;?#24402;来了!

    此刻他倒是想起一句话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群该死的顶级生灵,当真就是百足之虫,为什么怎么都弄不死他们呢?

    该死的太阳系!

    为什么非要庇护这群生灵?

    宣威看着源天:“这天,比你想的还要大。当年呢,的确是我无知。虽然我是你爹,但那时候的我,无情无义,残暴无比。如果说杀死自己的孩子可以证道,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加?#30475;?#19968;些,那么,?#19968;?#27627;不犹豫的去做。”

    “因为,我的孩子,是?#24050;?#33033;的延续,我赋予了他们生命,自然可?#38405;?#36208;。”

    “但到后来,嗯,也就是你亲手杀了我之后,我在茫茫天道?#21482;?#36335;上行走,看见了天外……看见了太多从前想都不敢去想的东西。”

    “我渐渐明白了一些东西,而那些……是你到今天,依?#24187;话?#27861;理解,也永远不会明白的。”

    “?#19978;?#21568;,我觉醒的太晚了,让你在这条错误的路上,走出太远了。”

    “我没能在第一时间阻止你,是我最大的错。”

    源天猛的咆哮道:“你说谎!”

    宣威笑呵呵的道:“用我说说当年,是如何无视你,如何不重视你的么?我的孩子。”

    源天头上的六道?#21482;?#30424;,再次裂开巨大缝隙。

    那缝隙,就如同无数个宇宙,蕴藏着无量计世界!

    有阵阵咆哮声、嘶吼声……如同地狱里面发出的声音,从那里面传出。

    源天的身子晃了晃。

    这是反噬!

    这是来自六道?#21482;?#30424;的反噬。

    是一种……残酷的、冰冷的报复。

    他怒视着宣威:“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些?#19988;洌?#20294;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你绝不是那个人!”

    “是不是,很重要吗?就算我是不小心在某个地方得到了你父亲的全部?#19988;洹?#37027;些?#19988;?#20063;都完全彻底的影响和改变了我。”

    宣威笑着道:“更别说,我不是不小心得到了什么?#19988;洌?#32780;是真正的觉醒。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你做的这些事,是?#30475;?#35201;遭天谴的!”

    “现在死掉,总比你未来彻底万劫不复的要好。”

    源天惨笑:“我现在死掉,就有未来了?”

    “一定会有的。”宣威一脸认真:“相信我,孩子,这世上,没有真正死去的灵。总有一天,你会再次出现在这个世间。不过那时候,为父希望你能做个好人。”

    “滚!”

    源天暴怒无比的朝着宣威出手了。

    而宣威……

    他没有任何反抗。

    只是朝着法阵外看了一眼。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笑容,像是给楚羽的,也像是给倾城的,更像是给外面所有人的。

    接着,他的身体,在暴怒的源天全力攻击之下,彻底崩碎了!

    土崩瓦解!

    彻彻底底的碎成了渣。

    然后,地狱之门中的势,轰然而起。

    朝着源天疯狂的镇压过来。

    源天一击将宣威打碎之后,整个人也完全不再反抗。

    而是张开双臂,披头散发,抬头望天。

    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

    他的身体,在刹那间,变得无比巨大!

    ?#36335;?#35201;撑破这片天地!

    他头顶的六道?#21482;?#30424;,在这一瞬间,彻底崩碎!

    化成了不计其数的碎片,四散飞舞。

    还有无数迸射进源天那巨大的身躯当?#23567;?br />
    源天的身体在颤抖着,他整个人也在疯狂的咆哮着。

    那是一种原始的力量!

    外面围观的这群小孩子们,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严肃之色。

    很多人都是宝相庄?#24076;?#20687;是在观摩这世间最顶级最无上的法一样。

    楚羽也皱起眉头。

    他发现源天的状态,特别奇怪。

    虽然地狱之门这里的势依然在镇压着他,虽然他的身体依然被劈得破破?#32654;謾?br />
    但他?#36335;?#24840;发跟这个地方融为一体了!

    “想要杀我?我是这世上……道行最深的存在!”

    “凭借这地势,就像把我镇压?”

    “还有冒充我父亲的……你自己现在灰飞烟灭了,而我……却会一直这样好好的活下去!”

    他霍地回头,布满符文的一双神?#24656;校?#31359;透重重法阵,落在楚羽身上。

    “气运之子……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气运之子,还能运气好到什么时候?”

    “下次再见,便是你的死期!”

    “你身边的所有人!”

    ?#20843;?#26377;于我有仇的生灵……都要死!”

    “当我不再想着让这世间变得更美,当我堕落成魔……我的余生,只剩下杀戮!”

    “都等着吧!”

    说话间,源天猛然间一声大喝!

    轰隆隆!

    天崩地裂!

    整个地狱之门里面传来惊天动地的剧变。

    头顶天空出现了一道上百丈的裂痕。

    那裂痕无比幽深!

    众人甚至都看见裂痕深处有一只只手伸出。

    似乎想要从那里面爬出来。

    但这边的世界带着?#30475;?#30340;阻力,同时还蕴含着可怕的法则,那些手一旦伸出,立即会被法则融化掉。

    就像是掉进岩浆的人一样!

    裂缝中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归墟!”

    那群孩子当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那地方……竟然真的存在。”一个坐在婴儿车里面的小女孩,宝相庄?#24076;?#30475;?#25293;?#35010;缝喃喃说道。

    “不但存在,而且……还有生灵。”

    “未来……任重而道远啊!”

    一群孩子,在那里发出叹息。

    楚羽则有?#21482;?#36523;冰冷的感觉。

    因为他?#36335;?#30475;见,那裂缝中,有一双眼,始终在盯着他看!

    那双眼,是那样的熟悉。

    ?#36335;?#22312;灵魂深处,已经跟那人共处了无尽岁月一般。

    源天狂笑着,被地狱之门的势将巨大的身躯挤压得变了形,骨头都碎裂无数。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冲向那上百丈的裂痕。

    嗖!

    他飞进去的瞬间,那裂痕轰然合并。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地狱之门,渐渐恢复了平静。

    法阵已然还在。

    所有人,全都沉默不语。  

海南环岛赛